茶水杓♪

小心小心 包子入侵!

喻叶)。 关于叶修?


#喻叶#。

给我最喜欢的喻文州。


喻文州x。 关于叶修?


小学生文笔。玛丽苏。
ooc慎入。 R18//。烂尾了。







“ 叶秋前辈? 他身上有许多值得学习的地方,是很好的榜样。”

喻文州是这样回答记者的。

温文儒雅的他亲描淡写回答的样子已经刻在了叶修的脑海里。

没错,叶修与喻文州秘密的交往了。

此时,叶修正趴在床上对着电视念念叨叨。全然不知,他口中的人儿正站在门前抬手准备敲门。

“哎哎哎等会儿这就来。”听到这均匀的敲门声叶修就猜到了是谁。于是慢悠悠的走下床在台上顺手抽出一根烟点上。

门外的人也不急,耐心的等着。

门开。叶修靠在门边漫不经心的对着门外的人挑了挑眉。“哟,这不是文洲吗?怎么了这么有时间来看望我老人家.....”突然顿了顿探出头向门外看了看,“黄少没跟着来吧?”

看着眼前人孩童般的神情笑了笑,“少天?他是很想来找前辈切磋切磋,可惜今天有事没来呢。前辈这么记挂少天下次我一定带他来。”

“这就别了,哥还真应付不来。”叶修送了耸肩。“进来吧,天挺冷的。”

喻文州也不扭捏伸出大长腿迈了进去不客气的坐在稍乱床上。遂即关上了门。

叶修关门后却发现那人拿着手机不知道在鼓捣什么,凑过去瞅了瞅。“哟!手机不错刚买的?”

话还没说完就被喻文州一个起身把人堵墙角了。“叶神,来笑一笑。”只见他单手扶墙把人围在怀中,另一只手拿着手机咔嚓一声。还没等叶修反应过来,一股热气扑面而来,遂即便是一个湿软的法式热吻。

又是一声咔嚓。“文州.....” 叶修此时还是挺冷静的,一骨碌从人手下钻了出来坐在床上点了根烟盯着面前的情人。“你今天怎么了?”

喻文州什么也不说慢悠悠的拿出手机摁了几下之后将手机递给了叶修,弯眼笑道“我觉得今天日子不错。”

只见手机上喻文州发了条微博,写着‘我们在一起了’下面附这两张照片。照片上喻文州笑的很是灿烂,叶修则一脸不知所以的表情,这不就是刚才拍吗?

叶修颤了颤“文州这样公开秀恩爱不太好吧。” “前辈不喜欢?”喻文州挑眉笑道。

“额....也不是”叶修吸了口烟凑了上去吻住了喻文州,企图把烟递过去。舌头交缠着不时有烟雾飘出。喻文州的指尖温柔有耐心的游走在身体各处,欲火在叶修身上点燃。似笑非笑暧昧的说道“叶神,做吗?”
叶修紧抿微微颤抖的双唇,抬手指着床边的套儿,示意。

喻文州伸手拿起套子叼在嘴上用手慢慢撕开。纯白的衬衫白遮半掩露出紧致的肌肉与漂亮的锁骨,人鱼线覆在忽起忽瘦的腹肌上,慢慢的褪下了身上的衣物。

“身材不错嘛,蓝雨还有锻炼身体这一项?可惜老魏没赶上不然.....”话还没说完又被堵上了嘴。

喻文州喘息着附耳轻声道“前辈,我们现在不是谈这些的时候吧。”话刚落就对着人耳朵啃咬。慢慢顺着脖子吻着留下一一点点的红印。

叶修仰着头露出微微凸起的喉结,喻文州抓住机会便朝喉结舔去,双手早已握住了叶修的性器。“唔.........”一时间屋里只剩下两人粗重的喘息声,空气顿时燥热了起来。

已经做到这个地步了呢。喻文州心里想着,拉开床头柜,从里面拿出一罐润滑剂沾了点在手上,双手揉搓着覆在了叶修的臀肉上。

沉浸在人轻柔爱抚中的叶修被这冰凉激得一颤,轻声呻吟出来。

喻文州感受着身下人的颤栗,听到了叶修受不住的呻吟,骨节分明的手指有力的帮着身下人做着扩张。
叶修心里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但腹下烧起的一团火又让他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理所当然,被开扩时的轻微紧张让他轻眯双眼,隐隐约约看到身上人专心致志的脸庞,慢慢放松了下来。

喻文州感觉到身下人的松懈,慢慢将自己的性器推入。被突然进入的叶修呼哧呼哧的喘着气,圆润的指甲划过喻文州的背脊,留下一道一道的指痕。

喻文州感受着身下人的温热,慢慢的律动起来。白皙的手抓住叶修的手,十指紧握。鼻尖不经意流下了滴滴汗水。

两人都十分有默契的顺着节奏轻摇。

快了。喻文州看着身下的叶修快要达到高潮的脸轻声道“我又进一步了解到了前辈呢。”

“啰嗦.”叶修眼角泛红,嘴里不自觉流露出的呜咽激起了喻文州心里最柔软的一个角落,一发不可收拾。


随后就是这次情欲的终点 ......一夜好眠。



第二天。

微博炸了!各个战队的女选手纷纷发来了贺电,这一骇浪生生把黄少天淹没了。


“卧槽叶修你要脸吗你对我们队长做了什么.........吧啦吧啦吧啦……”此处就省略掉吧。(








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


送给我最喜欢的喻文州。







【盗笔 瓶邪】十年之约。(被自己写的文虐哭我不是一个人吧?)

x
x
x
x
x
x
x
x
x
x


(正文)

【十年之约】青铜门开启,一个身穿风衣戴着口罩的秃头男子与张起灵擦身而过。
【又失忆了呢】风衣男停下脚步回头望着张起灵急促的背影。“罢了罢了”摇了摇头便走进了青铜门。

x

【青铜门外】“哎,小哥?” “吴邪呢?” “不是找你去了吗?” 胖子疑惑的望着跑向青铜门外的张起灵。
【吴邪!吴邪!你是吴邪!对不对!】张起灵用力拍打着青铜门嘶吼!
【终究是错过了呢】门内的风衣男脱下口罩轻声低喃道:“我已经不是天真了,你认不出来,不怪你。”

*
【张起灵,我来接你回家。我来接替,你回家。】

x
x

十年之约,生生将一个传说填充成了故事。

2015,静候灵归。









【真琴x遥】我只想跟你一起。



躺尸太久,酝酿全职的短耽。
然后发现真的包x翔这对真的没有同胞吗!





清晨的风总是湿湿凉凉的,真琴躺在草丛望着遥被风吹起的衣角发起了呆。
遥坐在真琴身边,空洞的眼神眺望着山头刚冒一角的太阳。
“那个,遥。”真琴忽的坐起身望着自己的鞋尖轻声说道:“遥的志愿表填的是free吧?”
“嗯。”
“遥有想过毕业之后做什么吗?”望着神情逐渐淡下的遥,不自觉的抱住了遥:“遥,我想一直跟你游下去。”
遥用手揽住真琴的双肩,把头埋入真琴的颈间,轻声细语:“我也是。”
阳光映在两人身上,定格。